最 後 防 线

 

住在浙江嘉兴的戴月琴是现代中国头发最长的姑娘。她的身高是一米六,但头发长度却刚好是一倍,有三米二十。这位已经扬名国内外的姑娘非常宝贝她的头发,她不但没有利用她的头发来赚钱,甚至没有接受任何洗发精公司提供给她的洗发护发用品。她说爱长发是她个人的事,接受了馈赠,就要听人摆布,她愿意做头发的奴隶,但却不愿做商人和钱的奴隶。

小女孩的这番话让我十分感动,也令我想起美国散文家罗根.皮尔歇尔.史密斯(Logan Pearsall Smith,1865-1946)的一句名言,他说:「人生有两件事可供追求:一是去获得你想要的东西;一是去享受你所获得的东西。只有最聪明的人才做第二样事。」很显然地,戴月琴是那最聪明的女孩之一,她「苦心栽培」秀发,只为了自己开心;比起许多现代女性去拉皮、去隆乳、去洗眉洗眼线,弄得血流如注,只为了取悦男人;戴月琴无疑是一个更自在、更快乐、更有自信的女人。 赚钱的方法有千百种,只要付出劳力、为别人服务,其实都应该受到尊重。但为什么妓女牛郎的性服务却得不到像其他行业一样的尊严呢?简单说,就是自古至今拿自己的身体去取悦别人都是被认为很迫不得已的事;而为什么以身体做为商业用途被视为末路呢?我想最大的原因可能是人的身体是一个人的最後一道防线了,别人对你的身体如果「动作稍大一点」、「声音粗一点」,你将退无所据,而演为尊严问题。比如你嫌我笨,我可以多读书;你嫌我力气小,我可以多吃饭,但是你若嫌我太高太矮长得难看,我就很难改进了。人活著有时候就靠著一口气,而当最後一口气给掐住了,很少人不发飙的。 近来,人们对身体的禁忌不再那么古板,身材可露直须露,莫待发胖没得露,多少女孩自愿被剥得近光,像牛墟的牛支一样在伸展台上兜圈子,为的是多争取一些商业活动价值。这类的活动纠纷特别多,也应证了前述「退无所据」的理论。

长发姑娘戴月琴很有智慧,她懂得名之所至,谤亦随之的道理,珍惜自己的身体,不为商人所役,宁愿孤芳自赏,也不给世人猎奇的机会,为失去尊严冒险。据说云南还有一位老婆婆,她的头发比起戴姑娘不相上下,老婆婆所以没被选上是因为她的头发太脏乱。你瞧!这不是又一个「退无所据」吗?既然是比头发长短,又哪来脏乱问题呢?根本就是从商业价值著眼嘛! 别轻易拿身体下注,这个忠告虽然古典,但是却很耐用。


郑春鸿文学工坊 / 散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