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 发 奇 女


那一头飘逸的秀发究竟有多长呢?你猜,却怎么也猜不到,居然有2.5米长,超过身高近一米,但她登上大世界吉尼斯的舞台时,人们惊讶,叫绝……
可又有谁知道如今的长发女自幼因患癞痢疮,头上寸草不生;又有谁知道为了成为江南一绝,这位普普通通的女孩付出了多少血汗,又有多少失落呢?

留一点痕迹

她叫戴月琴,降生在浙江桐乡县一个小小的村落里,今年26岁,1.6米的身高,92斤的体重,显得苗条文静,一副典型的江南女子的风姿。

她不是乡里妹子,父母是苏州城里人,三年自然灾害父母被下放到浙江的农村。虽说他是父母的独生女儿,可因为那时的农村人刚刚可以糊一张口,哪有心思顾及其他,戴月琴头上生满了疮。

她小心眼里充满了自尊,她不愿走出家门,更不愿意进学校,一直等到10岁,当她开始长出头发,才去读书。所以等到初中毕业时,她已经整整17岁了。像许许多多的农村青年一样,初中毕业后,她随着父母当农民。也许是因为她从小没有头发的缘故,戴月琴特别爱惜自己的那两根辫子,每天下田之前,总不忘精心梳理一番。日出而作,日落而息,世代相传的乡村生活已不再能够使年轻的戴月琴满足了。当她坐在田埂上休息,当她把嫩绿的秧苗撒向田间的时候,她却总在思索人生的价值。

“既然来到这个世界上了,我总得留下一点痕迹”。戴月琴总喜欢说这句话,父母不能理解,朋友们不敢相信,一个乡下妹,为什么会有那么多不安分的念头。

那天,戴月琴偶然翻到一张中国青年报,那上面报道了长发女王丽娟的消息。王丽娟当时32岁,头发有两米多长,戴月琴忽然想起了自己那两根又黑又长的辫子,于是,一个设想在她的脑海中开始丰满起来,她还年轻,她一定能赶上王丽娟,她要成为亚洲之最,成为世界之最。

于是,从那一天起,戴月琴把所有的精力和梦想都扑在头发上了。

黑色的负担

雄心壮志是一回事,但付诸实施却又是一回事,没有想象得出,太长的头发会给生活带来多少困扰。插秧时,戴月琴常常把自己的辫子一起插进水田里;下雨时,辫子常常从雨披的袖子里滑出来;走路时稍不留神就要踩到自己的辫子上。当时,辫子没有现在长,可已经造成了诸多不便。戴月琴不得不把辫子盘在头顶,沉重的头发像顶着一只黑色的石磨,又重又热。

初次见面我们便注意到了她那两只耳朵,那两只秀气的耳朵已经被盘起的头发压迫的成招风状。看着戴月琴那幅难受样,好心的人都劝她把头发剪了,但戴月琴拒绝了,她深知,一切成功都得付出代价。几年前,她通过亲戚介绍,戴月琴到苏州一家地毯厂当临时工,她的工作是剪花,那工作很累,每天要站立八、九个小时,因为多剪多得,她得拼命的干,一天工作下来,总是腰酸背疼。下班了,别人可以轻松地玩了,可戴月琴还要为自己的头发操劳,她为这几乎放弃了所有的娱乐时间。

每天早晨五点,戴月琴就要起床梳头,这么长的头发,又要梳通,又不能拉断了,戴月琴得很小心才行,为此她总比别人早起两个小时。每晚戴月琴睡得都不踏实,她不敢随便翻身,生怕把头发弄乱了,第二天梳理起来困难。再说,她也很难翻身,大堆的头发使她不能侧睡,只能朝天躺着,这个姿势就是睡着了也很累人。

于是,每天下班以后,戴月琴总是抓紧时间到宿舍里去睡一小会儿,弥补长期睡眠的不足。但即使如此,我们还是能从她的脸上看出一丝倦意。

梳头尚且如此艰难,洗头当然就更可想而知了,每次洗头她都必须跪在浴池那高低不平的水泥地上,一跪就是两个小时,膝盖长长跪的又红又肿,小姐妹们看的心痛,都来帮着梳。可更多的人对戴月琴的长发不能理解,“把它剪掉吧,没人逼你留,何必自己找罪受呢?”

但任凭朋友们如何劝说,戴月琴就是不动心,劝的狠了,她便硬硬的顶上一句“我喜欢”。当然,有人喜欢受罪,旁边的人还能再多说些什么呢?

好不容易把头发洗干净了,但是让头发晾干,却又成了一大难题。好心的卡车司机打开车门,让戴月琴爬到车顶上,把头发从上面垂下来,吹干。她都得在车顶上待三个多小时,才能把头发晾干。

苏州的夏天,气温常常高达36℃左右,城里的姑娘都爱把头发剪得和男孩子一样短,为了图个凉快。此时的戴月琴可受罪了,汗捂在黑色的大磨盘里散发不出来,于是,又是热疮,又是痱子,又痛又痒。痛还能熬,痒起来可真要命,手指连伸进头发抓痒都困难。许多次戴月琴犹豫过,她曾不想再坚持,头发带给她的负担太沉重了,她好几次觉得自己已经不能承受。每当这时,她便拿出关于王丽娟的报道,别人能做到的为什么自己不能?她要赶超王丽娟,实现自己“留点痕迹在社会”的愿望,于是她便咬牙忍了。那头油亮乌黑的头发,在戴月琴的精心护理下,终于一寸一寸,艰难地生长着。

第一生命

把头发当成自己第一生命的人,也许除了戴月琴,是绝无仅有的了。她为此付出了自己所能付出的一切,包括终身的幸福。

戴月琴曾有过许多的追求者,她的文静和素雅曾吸引着众多的男士们。但为了头发,她把自己的爱牢牢地拴在心底。那小伙子长得很帅,他有着那么多令姑娘心动的长处。小伙子也是浙江桐乡人,与戴月琴同年。跟他在一起,她感到每一分钟都过得充实而愉快。小伙子要介绍戴月琴到银行工作,这对于大田里作业的女孩来说该是一种怎样的诱惑,小伙子有着不错的社会关系,只要戴月琴开口,他会满足她的一切要求,他倾心于这个不甘平庸的姑娘。凭心而论,戴月琴也喜欢他,但当她想起了自己的头发,便又犹豫了。结婚,生孩子,从此,她还能有多少时间来照料自己的头发呢?不难想象,一个孩子会剥夺她多少时间,再说,生育肯定会影响发质,要想进军吉尼斯,就不能结婚。但那种缠绵的情意却又使她难舍难分,人非草木,岂能无情,况且,小伙子又是如此善解人意,和他在一起生活,将会很幸福。错过的机会,将会永远不再来。几天几夜,戴月琴无法入眠,她想了很多很多,但终于,她还是拒绝了小伙子的爱。她知道有追求就会有牺牲,她不愿就这么半途而废。

戴月琴已经二十六岁了,在乡村已经算得上老姑娘了,但她依然孤身只影,她曾拒绝过多少次的求婚,也许,她自己都记不清了。当海南日报、深圳特区报、上海科技报和中国奇闻趣编等报刊相继刊登了有关戴月琴长发的报道后,许多求爱者纷至沓来。从海南,从广州,从祖国的四面八方,那些受了她的事迹感动的小伙子们不断的写信过来,希望能同她一起走完人生的路途,但戴月琴却婉言拒绝了。父母生气了,他们只有一个心肝宝贝似的女孩,却眼看着她一次又一次地错过了择偶的大好时机,不为别的,却仅仅为了那头不足挂齿的头发。

戴月琴不仅错过了爱情,而且她同时也错过了许多工作的机会。几年前,桐乡第一毛纺厂招工,把戴月琴收下了,但进厂的第一天厂方就规定,所有的女工不得留长发,当时,这是一个好差使,许多姑娘托人开后门都来不及,可戴月琴硬是退出了。她宁愿当不成工人也绝不剪辫子。

亮相吉尼斯

1992年2月28日,正是春寒料峭,一位盘着大辫子的姑娘在上海火车站久久地徘徊着。第一次来上海,戴月琴早已经分不清东西南北了,只是被汹涌的人流推着走出了火车站。几天前戴月琴在报纸上读到了关于上海大世界吉尼斯的报道,她觉得自己这头发绝对能担当起“江南一绝”的称号,于是,便特地请了事假,专程从苏州赶来了。她问了许多人可谁也无法告诉她吉尼斯办公室在什么地方,“噢,吉尼斯吗,往前走,穿过这条马路乘专线车,下来再问一问就到了。”正当戴月琴走投无路的时候有人走上来很有把握的告诉她,于是,戴月琴又冒着刺骨的寒风一路找去。终于被她找到了,可那是吉尼斯舞厅,老板对于戴月琴的来访显得莫名其妙,他只知道世界上有个吉尼斯,不知道什么时候上海也有了。

不能怪小老板的孤陋寡闻,这时的大世界吉尼斯刚开张不久,新闻界还来不及报道,戴月琴便性急地赶来了。戴月琴此时只能回苏州,但回程的火车票已经没有了。“我这里有火车票,但你必须到我的店里去吃一顿议价饭。”一个摊主乘人之危地开始敲戴月琴的竹杠了,戴月琴此时哪有心思吃饭,无奈,只好付上一顿饭的钱,在摊主手中买过火车票。等一切回到苏州了,但她并不死心,她一定要找到吉尼斯办公室,她相信自己能成功。于是她先写信,直言不讳的声称,要想有个舞台显示一下自己,要与王丽娟一比高低。几天后她收到了吉尼斯办公室的回信,他们邀请戴月琴来上海面谈。当戴月琴走上大世界舞台时,她那一头秀发立刻惊动了上海滩的男女老少,戴月琴成功了,戴月琴哭了,多少艰辛,多少失落,只有她自己知道。

是的,戴月琴成功了,但她依然在追求,走进世界吉尼斯的理想还没有实现,她还有许多事情要去作。

原载于《知音》杂志九二年的第十期

由“发语”录入 刊登在中国长发女论坛